玻璃机械咨询电话:

13925971677

卷入下沉市场价格战鸡肋的智能化雅迪对高端化有什么误解?

清洗机详情

  疫情发生以来,因公共交通系统发车频次有一定下降,以及出于疫情防护安全性考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骑电动车出行。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我国电动自行车每年的销量在3000万辆以上,今年的社会保有量预计将超过4亿辆;每年中国的出行次数将近28亿,有10亿左右都是电动自行车出行。根据招商证券的研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电动自行车行业CR4(雅迪、艾玛、台铃、新日)市场份额已从47.4%提升至57.9%。

  在此行业背景下,雅迪控股(的增势十分强劲。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9.68亿元,同比增长39.29%,净利润13.69亿元,同比增长43.04%。

  从业绩来看,雅迪控股正在经历高光时刻,但这并不能掩藏雅迪“高端化”名不副实、底气不足的尴尬。《眼镜财经》不禁想问:雅迪对“高端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财报显示,2021年,雅迪集团共售出1390万辆电动两轮车,其中包括610万辆电动踏板车及约770万辆电动自行车,较2020年度增幅为28.3%。其中,雅迪电动踏板车的销售收入增加约17.9%至102.086亿元,电动自行车的销售收入增加约67.2%至97.677亿元。

  从售价来看,雅迪终于有回归“高端”的趋势,其电动踏板车的平均售价由2020年的1552元增加至2021年的1662元,而电动自行车的平均售价由2020年的1118元增加至2021年的1265元。

  但实际上,雅迪当前的定价只是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而公司之所以在2020年降价,则是因为难以抵抗其他品牌的价格战攻势。

  2020年,爱玛复活了子品牌斯波兹曼来争夺下沉市场,而雅迪也选择和拼多多进行合作,以降价的方式促销。《眼镜财经》注意到,雅迪此举与其曾经的“高端化”形成战略冲突。

  8年前,雅迪通过“高端化”策略很好地扛住了爱玛等品牌发起的价格战。当时,雅迪以“更高端的电动车”为宣传口号,集中发力高端两轮车产品。2014年,公司还聘请李敏镐出任品牌形象大使,提升雅迪高端品牌气质。此外,雅迪的广告更是聚焦央视、湖南卫视等主流频道进行高频次投放。

  2015年,中国电动车行业销量整体下滑20%,雅迪全年销量却同比增长近20%,中高端车型的销量同比增幅80%。

  可以说,雅迪曾经凭借高端化策略很好地扛住了“价格战”,并且扭转了品牌形象。但时过境迁,如今公司再次被迫卷入到价格战的洪流之中。这是不是意味着,雅迪的高端化不再那么让人信服了?

  2016年5月,雅迪作为中国电动车行业首家上市企业在港上市,上市后的雅迪控股没有停止升级的步伐。而这一次,雅迪把高端化的对标对象换成了汽车。

  2019年,雅迪发布了锂电新品G5,并邀请《速度与激情》主角范-迪塞尔作为全球品牌形象大使。G5在技术上向电动汽车标杆特斯拉看齐,同步使用了特斯拉同款的松下动力电芯和电池管理技术。

  去年7月,雅迪推出了高端子品牌VFLY,其中包含Flying系列多款产品,售价从6999-19800元不等。

  据了解,VELY的灵感“源自保时捷设计”,除了保时捷设计工作室设计和各种硬件堆料之外,VFLY产品与雅迪其他产品不太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车载智能系统的全面覆盖。从智能APP解锁到语音声纹解锁、语音操控,甚至传统电量显示的显示屏也做成了平板。

  据了解,雅迪近日最新发布的N系列产品还搭载V-SMART智能骑行系统,适配苹果与安卓系统,其中N100 MAX还配备支持全场景应用的AI语音助手,可以实现车、头盔、手机之间的互联,并集合导航、音乐、电台、电话等娱乐与通讯功能。

  同时,N系列支持APP远程解锁、蓝牙近场解锁、声纹解锁、NFC感应解锁等多重解锁方式。另外,还可通过APP组建家庭账号,实现一辆车多人骑,并打通微信社交分享,从而提升产品的社交属性。

  虽然功能吹得天花乱坠,但试想一下,在电动自行车的使用场景里,这些功能有多少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在用户骑车的过程中,电子屏幕不仅鸡肋无用,操作不当还会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而其他的新功能也很容易导致消费者分心从而产生事故。

  但是类似的功能在添加之后,雅迪就把成本转移到了用户身上,最高近2万元左右的价格,距离电动自行车的主要消费群体来说,实在太远了。

  因此,对于雅迪的高端子品牌,有业内人士称:“高端电动车需要沉淀很多东西,尤其是黑科技的积累,并不是简单地增加一些导航、语音、防盗系统就可以称之为高端智能产品。雅迪想要实现真正智能化、高端化的发展,或许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技术积累。”

  《眼镜财经》注意到,雅迪的经营成本从2017年的80.11亿港元,增长到了2021年的279.99亿港元,其中,销售费用从4.40亿港元骤增至15.71亿港元。

  但另一边,雅迪的研发费用投入在2017—2021年分别为2.19亿港元、3.48亿港元、4.32亿港元、7.21亿港元和10.33亿港元。

  此外,其研发费用占比一直维持在3%左右,在整个行业中只能算中等水平,这与其“高端化”形象并不匹配。

  研发投入的不足体现到雅迪电动车身上就是质量安全问题的频发。《眼镜财经》搜索雅迪的相关新闻报道,其中雅迪电动车质量安全不达标、分销商违规销售等负面信息层出不穷。

  2021年,雅迪电动车在北京、广西和哈尔滨等多地市场监管局的电动车质量抽检中,被指出存在多项质量安全不合规、不达标的问题。

  2020年7月,雅迪召回了11273辆电动车,因车辆存在安全隐患,系倒车脚踏倒转问题。同年4月,一辆雅迪电动自行车在楼梯间充电时因自身电器故障,引发起火自燃,造成一老人和两孙女在下楼逃生时被火严重烧伤。

  总的来看,雅迪控股要真正做到“更高端的电动车”,似乎还任重而道远。对此,《眼镜财经》将保持关注。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佛山市顺德满菱玻璃机械生产厂家的玻璃机械产品覆盖上海广东山东浙江郑州北京济南江苏广州成都苏州福建深圳重庆台州湖南等地区.满菱玻璃机械公司生产种类玻璃清洗机和石材磨边机,产品远销日本/韩国/法国/德国/台湾.